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蓬蓬的博客

放逐心情 游走世界

 
 
 

日志

 
 
关于我

朋友不多,一旦认定,就能成为“后天亲人”, 爱好不多,一旦去学,一定把它学得像真的一样, 耐心不够,一旦遇到喜欢的人和事,就会爆发极大忍耐和激情, 觉悟不高,一旦遇见不公,定会声张正义, 脑子不灵,一旦遇到难题,常能突发奇想,脑经急转弯。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的六一”(十九)——尤文德同学的回忆文章  

2013-10-16 22:46:03|  分类: 同学情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六一”(十九)——尤文德同学的回忆文章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本次同学会,当年住在农村何家宅的6名同学全部出席,要知道,他们才是我们失散41年再相会的同学。因为他们后来没有和我们升入同一所中学。
 
“我们的六一”(十九)——尤文德同学的回忆文章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如今他们都过得很好。
        今天登载何家宅尤文德同学的文章。

何家宅同学的生活

 

记得小时候,队里有两三头牛叫我们家养,有工分的,当时父母一年做到头,去掉预支柴火钱还要透支,父亲帮精艺社白铁工场用自行车拉着小拖车跑到上海市区北京东路换氧气瓶,一个月一两次,每只是一块五毛钱,有时一只有时两只,最多时三个,后来改在万体馆那边,再后来娄塘氧气厂开了,踩了几年,后来就让给朱惠林去踩了,因为朱惠林的生活条件比我们更艰苦。我中学没毕业就到生产队务农了,先跟老太婆们一起除草,后来在清河路的精防站造楼房,做了一年多的小工,洗石子、筛黄沙,后来队里买了拖拉机,就开了两年多的手扶拖拉机,白天帮农机工业局装黄沙石子砖头等,一天要跑二十多车,在小学东面的那些房,到了傍晚,还要帮生产队送菜到各个菜场。

到冬天还要开河,先到徐行华亭现在的宝钱公路背面那里开过一条河,后来在嘉西练祁河,再到上海县梅龙镇开过一条淀浦河(属市河),家里也养过猪鸡鸭免等,还到处去捡菜皮、西瓜皮等,在水里有水葫芦、东洋草,还要割草、烧猪食。牛冬天吃稻草段,要用料刀轧成两三公分的段,还要拌花仁饼,花仁饼用水浸泡,加水放在稻草料里,用竹竿搅拌,不能太干也不能太湿,料刀有句俗话:“老刁(鸟)躲在料刀上”要连续讲,要讲得快,会变味的。夏天主食是草,晚上也给它吃些料食。没电以前都是靠牛打水,在牛车棚,牛眼用套套住,在牛车棚里原地不停地转,还有人用踩水车,到农忙时用牛耕地、滑田。

1978年3月,我当兵去了,那时候是海军特种文化兵,新兵连在淀海的白泉、盐场,后来又调到象山石浦外头的渔山列岛,南渔山观察通讯站,当时是国家的一个眼睛,岛上有两部雷达,我在岛上属油机分队帮岛上发电供两部雷达、电报、信号灯等使用。岛上是一个加强连,一百多号人,分警卫排,炊事班,信号分队,雷达分队,油机分队,报务分队(包括电话班),后勤分队。到了1981年底就复员回到生产队,1982年因征地到了烟草公司工作到现在。

小晨光最令人恼火的事:父亲安排放学回家的两三件事我都做好了,后来又增加了一样两样,做好了,又增加了一样两样,我就火了,我就说,怎么有干不完的活,父亲说,生活生活会生出来的,这时又火又无可奈何。还有一件事,夏天放学回家,家里的梁上吊了一条咸鱼干,于是偷偷吃了,今天吃一点明天吃一点,不到两个月就只剩半条鱼了。夏天中午吃好饭,午睡的话在城中路东面都是稻田,在樟树下摆两个长凳、一块门板,就在那午睡了,到了晚上在城中路的路灯下吃晚饭,那个时候的晚上,路上没有一辆车的,大家都在乘风凉,最多的是四国大战、象棋,那时候纸牌很少玩,还有就是捉知了,人先爬上树,摇动树枝,知了就会朝灯光飞,噼里啪啦的都往地上掉,把知了放到竹篓里,到了明天喂鸭子吃,先把知了往地上一摔,鸭子就马上在空中一口吃掉,知了的叫声还在鸭子的喉咙里回荡。

那时候汽车只有邮电局、供电局几辆,还有就是邮电局的两轮或者三轮的摩托车,汽车没有方向灯,路上没有红绿灯,汽车拐弯靠挡风玻璃上的箭头来示意。还有商业局有车队,晚上不朝城里开的,还有么,吃甜芦粟,吃各种水果,到最后还会清场,因为明天还要用的。芋头、毛头,有时也有螺丝啤酒像排档,有时还有河虾蟹,炒蛋,偶尔还有外地车来问路上海怎么走。

夏天早晨买的猪肝,用塑料袋、砖块、网袋、绳子放在井里中间,到了晚上用来吊甲鱼,用小号针和尼龙线及铅弹和竹片就可以了,有时一晚两三只,有时一只,还要到不同的水域去吊,一个夏天下来有个七八只十六来之还是可以吊到的。

有空白天去摸蟹,一个下午十几只不成问题。游泳还是在其中学会的,因为要到河对面去,就会游的托你的下巴带你过去,一来二去就会了。

用大蚯蚓在铁丝上卷成圈,小竹子钓螃蟹,也很好的,一个下午二三十只也吊到过,还有用四角提网也可以提上来,晚上用手电照,用网兜撩也可以,晚上蟹会趴在水草上水葫芦上吃虫子,捉黄鳝、虾、鱼等,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时间段要用不同的工具抓。

还有一次老牛生小牛,就在家门口城中路树荫下生小牛,牛胞老牛自己吃掉,还要给老母牛吃红糖水,十斤红糖三五十斤的水,母牛还用舌头不停地在小牛身上添,直到小牛自己站立起来,东倒西歪的,把脐带剪断,小牛自己会找老牛吃奶的。

以前的县政府大院是吴家花园,是前国家什么委员胡厥文的侄子吴世家,侄妻尤金芬,也是城南三队的,吴世家征地后进了科大外文图书馆,他以前做过兽医,也是大学毕业。他们家在南大街孔庙门口对面(西门口)老早有个救火站西北大院里的。文化大革命时,吴家花园也遭遇了冲击和抄家,很多东西都放在科大,门口的进道两边,再左转,在转一直到食堂的尽头,什么东西都有,光支票本就有两箱。到1985年左右,在城中路高速公路指挥部后面造过五六栋楼房,空关了十来年,据说吴菊文出资造的,九几年他们侄子一家还到过北京见过面。吴世家在香港也有亲戚,七几年时三四月份来住一两个月,他们身上的羊毛衫、手表等物品都放下来给吴世家,总的来过两三年吧。

清河路城中路口汽车站,有天晚上,大火烧掉很多红木家俱,还有一次在工人影剧院广场上,也是晚上烧掉了更多的红木家俱,这些家俱也不知道从何而来,估计是抄了很多大户人家,比如地主,资本家等等吧。

科大的红革委和红三师可能大家都听说过吧,红革委在嘉宾饭店,红三师当时在楼顶上有雷达的那栋楼,楼道口和楼梯口都安上了铁门,封到顶的,他们不同意根本上不去的,嘉宾饭店那边也一样,在科大操场南边那栋楼的楼顶上安装了五六个大型弹弓,房顶上放着很多的很粗的钢筋段,用于对付操场及周边很多的对方人员,有一次我还看到有人拿着手榴弹在大口的玻璃瓶里,来增加它的刹伤力。

在校门口坐着一两百人,有个女大学生手里拿着块手帕,手帕里放着一块鲜红的肉,在大声地讲述着,旁边还有一根木棍,木棍上订了很多尖头钉子,在说这块肉是用这东西弄下来的,还时常有军车进进出出,不知道在干些什么,科大所有的楼房顶上我们都上去过,因为要抓小鸟、捣鸟蛋。

要挑草大部分都是在科大挑的,铁丝网要翻来翻去一天好几回,有一次我们三四个小孩在里面挑草,门卫过来赶我们走,其中有一个大点的一队里的女孩,被厂里的那个男人吃豆腐,是那个男人帮那个女孩翻铁丝网时听她说的,那个帮忙的男人抓他的胸部,门卫那些人我们都很熟的,只是赶赶而已,等他们走了过会我们又进去挑草了,不干什么坏事。

好了,罗里吧嗦的就到这里,感觉就像李健的《传奇》,在天边,在脑海,在心田,要的时候随时出现,就像昨天今天发生的一样。

 

蓬蓬注:原来感觉尤文德的文章写的很罗嗦,没有中心。但后来发现,他碎片式的童年记忆,是那样的有血有肉,我无法删除那一段。

                                                                                          

  评论这张
 
阅读(58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