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蓬蓬的博客

放逐心情 游走世界

 
 
 

日志

 
 
关于我

朋友不多,一旦认定,就能成为“后天亲人”, 爱好不多,一旦去学,一定把它学得像真的一样, 耐心不够,一旦遇到喜欢的人和事,就会爆发极大忍耐和激情, 觉悟不高,一旦遇见不公,定会声张正义, 脑子不灵,一旦遇到难题,常能突发奇想,脑经急转弯。

网易考拉推荐

和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同行 | 雅典马拉松朝圣之旅  

2016-11-22 20:55:32|  分类: 人物特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已经从东台回沪,在《艺术唱出来.穿出来》微信群中看见了典传公司刘骅总经理的太太Louisa的文章,原来我们那次去典传举办“穿透与激活——塑造中国ShEO的专属”杨明明那旗袍活动时,她正在希腊雅典参加马拉松比赛。

       Lousa文章全文如下:

       雅典马拉松是一次真正的朝圣之旅,把生命中第一场全马献给最原始的马拉松赛道。跑在公元490年前希腊士兵跑过的马拉松原野,跑在被城市公路赛中被称为最孽赛道上,身边的古希腊士兵歌声唱的铿锵有力,全程手举橄榄枝为跑者加油的孩子们,坡道起起伏伏......一路跑进120年前举办第一届奥运会的白色大理石体育场,我的第一个全马!

和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同行 | 雅典马拉松朝圣之旅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报名前的纠结

2015年10月25日在北极跑完人生第一个半马之后,总觉得全程马拉松对于我依旧遥不可及。在和好友探讨2016新年目标时,跑步大神把“跑一场全程马拉松”放到我的清单里,想想还有一年的时间,放就放着吧。春天在上海完成二场半马,都还比较轻松。但对于跑全程马拉松,我依旧没有信心。 

对希腊感兴趣是因为小时候读《伊利亚特》和《奥德赛》,诸神之战、英雄美女、降妖除魔,脍炙人口的故事令人好奇,而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这些希腊的智者,更是引领西方文明的辉煌。去年读贡布里希《艺术的故事》,其中对希腊艺术的描述和推崇,让我觉得一定要去次希腊。第一次知道雅典马拉松是6年前读村上春树的《当我谈跑步时 我谈些什么》,村上当年独自跑完马拉松,对雅典的酷热、跑步的干渴、后程的绝望有很多描写,但我从没想过六年后也会踏上这条赛道。

 

和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同行 | 雅典马拉松朝圣之旅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希腊国家考古博物馆馆藏雕塑(公元前5世纪左右)

       2015年好友Tony和白雪参加完雅典马拉松,他们都鼓励我把第一场全程马拉松献给最原始的马拉松赛道。但种种关于赛道坡道漫长很孽很苦、跑完痛哭的分享,让我犹豫不决,一直纠结到今年6月下旬,想想跑马拉松不就是挑战自我,让生活充满仪式感吗?还有什么比回到2600年前的马拉松原野跑步更具有仪式感的事情呢!

 

和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同行 | 雅典马拉松朝圣之旅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 雅典街头奔跑者雕塑)                                 (马拉松小镇1946年波士顿马拉松冠军雕塑)

        一旦决定,心情反倒轻松。我立刻通过雅典马拉松驻中国代表处报名参赛,接下来根据跑步大神们的分享,为自己制定了倒计时18周的训练计划,包括每周3-4次的跑步,1~2次的力量训练。 
        7、8月份因为旅行、腰伤发作和天气炎热,跑量都低于目标,9月份开始跑量提升,10月份每个周末一次长距离训练,包括10月16日的上海女子半程马拉松、10月30日的上海马拉松的半马,一次30公里训练、一次35公里训练,当月跑量接近200公里。

 

和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同行 | 雅典马拉松朝圣之旅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启程奔赴雅典

11月9日凌晨,一个人搭乘上海至巴黎的航班,然后巴黎转机至雅典。上海到巴黎一路睡眠充足。到巴黎机场时,刚好电视里播放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看来奇迹全世界到处都是。 

 

和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同行 | 雅典马拉松朝圣之旅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从飞机上俯瞰希腊群岛,犹如散落在爱琴海上的颗颗明珠。在雅典入住的是MET34酒店,这是家设计酒店,只有7个房间,背靠雅典卫城,距离宪法广场只有200米之遥。刚进入房间,酒店的雅典美女服务生端来welcome drink和橄榄奶酪,我兴冲冲的一口喝下去,竟然是烈酒。

 

和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同行 | 雅典马拉松朝圣之旅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雅典卫城、宙斯柱廊、哈得良图书馆、古罗马市场)
       艺术探访

来到雅典,怎能错过古迹探访和博物馆。这是一个会让你司汤达综合症爆发的城市。早晨9点出发,雅典卫城、帕台农神庙博物馆、酒神剧场、宙斯柱廊、奥林匹斯大理石体育场、古罗马市场、阿波罗神庙、哈得良图书馆,来回反复重走很多,却不觉得疲惫。昨天刚下过雨,天空蓝的一尘不染,在爱琴海的阳光下,雅典卫城Acropolis在地中海的阳光下闪烁着金色神圣的光芒,终于近距离看到一直备受无数艺术家推崇的最美古希腊建筑,修复的吊车和穿梭的游客并没有干扰她的美,那些贡布里希极其推崇的雕塑巅峰时代,完美的黄金比例,衣裾飘飘。在蓝天白云下吹吹山顶的风,沉醉于3000年前的高丘之城。 

 

和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同行 | 雅典马拉松朝圣之旅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特奥费尔·翰森设计的希腊国家图书馆)

        回到公元490年前

11月11日下午,和刚刚到达雅典的跑团的朋友一起去领装备,现场各个国际运动品牌都有摊位,就算是你什么都没带,走上一圈,马拉松装备立即置办齐备。雅典马拉松还为所有选手准备5天地铁卡,有些博物馆可以凭卡门票对折。海外的选手在机场就可以领到这张交通卡。

 

和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同行 | 雅典马拉松朝圣之旅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11月12日,和飞马团的小伙伴们包车去马拉松小镇,探访马拉松的历史,顺路踩线。车驶出雅典城区,便进入起伏的山区,这就是明天我们要跑的线路,确实非常挑战。

 

和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同行 | 雅典马拉松朝圣之旅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雅典马拉松赛道,长达22公里坡道起伏,中间经过30多个小镇。

 

和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同行 | 雅典马拉松朝圣之旅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雅典马拉松圣火采集及点燃仪式)
       为纪念公元前490年的马拉松战役和传递胜利喜讯的士兵斐里庇得斯,雅典人在1896年第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上设立全长40公里(后改为42.195 公里)的马拉松长跑比赛,比赛路线就是当年斐里庇得斯跑过的全部路程。按照惯例,在比赛的前一天,举办圣火传递和点燃仪式。马拉松战役无名烈士墓堆就位于马拉松镇外的古战场遗址,这里也是圣火传递的起点。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代表和嘉宾,在爱琴海的海风吹拂下,共同欣赏舞蹈演员们再次呈现2600年前的战争画面。2016 里约奥运会马拉松冠军,来自肯尼亚的Jemima Sumgong和来自希腊的雅典马拉松组委会成员Dimitris先生共同点燃圣火。

 

和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同行 | 雅典马拉松朝圣之旅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希腊马拉松组委会成员Dimitris先生和太太Fay的陪同下,我们共同参观了马拉松博物馆,馆内珍藏了很多马拉松运动的展品,其中包括希腊伟大运动员STELIOS KARIAKIDES(Dimitris先生的父亲)1946年在波士顿马拉松夺冠的图片和奖杯,他当时创造了2:29:27的世界记录,夺冠后他拒绝在美国发展成为体育明星的机会,而是带着募集的25万美金捐款和二船物资回到希腊,当他回到希腊时,上百万的希腊人走上街头,欢迎英雄凯旋。STELIOS一直致力于希腊体育事业的发展,他一生的梦想就是“RUNNING FOR THE HUMAN”。

 

和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同行 | 雅典马拉松朝圣之旅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同Dimitris先生和马拉松市前任市长合影。

 

和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同行 | 雅典马拉松朝圣之旅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宪法广场乘坐白色巴士到马拉松小镇的比赛起点)
       马拉松朝圣之旅

11月13日早晨5点起床,酒店已将早餐送到房间,新鲜的面包、橙汁、香蕉、坚果,还有花生酱、现磨咖啡,必须点个赞。我带了三套不同厚度的跑步服和二双运动鞋过来,最后决定穿最薄的夏季跑步短裤和T恤,但想到坡道多,起跑时穿了压缩腿套和髌骨带,鞋子是穿了一年的旧跑鞋。

 

和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同行 | 雅典马拉松朝圣之旅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起跑前中国驻希腊大使邹肖力专程到现场为中国跑友加油助威)

      考虑到起跑时间较晚,我出门时在包里又放了一份早餐。雅典马拉松是单程线路,起点在马拉松小镇,终点是1896年举办第一届奥运会的可以容纳4万人的大理石体育场。组委会在市中心安排上百辆大巴接送选手到起点,6:15我们在宪法广场乘上大巴,天还很暗,巴士的黄色车灯划过安静的街道,一路驶向梦想的起点。

 

和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同行 | 雅典马拉松朝圣之旅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分区起跑和赛前热身)

       雅典马拉松只有全程,今年参加的选手大约17000人,来自世界105个国家,根据选手以往的参赛成绩,共分10个区分别鸣枪出发,每个区间隔4分钟。第一批专业选手的出发时间是上午9:00 ,我在第9区,这个区的人基本都是第一次参加全程马拉松,我戏称自己在“酱油区”,9区的出发时间基本是9:30以后。选手等待区是一个大型户外体育场,很多选手在慢跑热身。我把带来的香蕉、面包、能量棒、能量胶都吃掉了,好吧,能量爆发吧!

 

和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同行 | 雅典马拉松朝圣之旅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9:00整专业选手出发)

       可能是比大部分选手提早二天到达雅典,时差和身体状态调整的不错。起跑时飞马团的格格和一个来自布达佩斯的中国女孩我们一起,因为都是第一次跑全程马拉松,大家互相提醒起跑要慢要慢。起跑后感觉跑的不快,但已是6分左右的配速,格格喊着我降速,跑完圆形马拉松墓跑道,我们的配速基本降到6:40,因为带了手持的软水壶,所以第一个水站没有停。刚过10公里,传说中的漫漫坡道开始了,我基本保持前面的配速,但格格她们在后面没跟上来。

 

和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同行 | 雅典马拉松朝圣之旅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向古希腊士兵致敬的选手)

       可能是之前太多关于这条跑道的传闻,连续22公里的坡道,心里早有准备,也许是因为压缩腿套起到作用,所以并没有感到什么特别不适,上坡时跑步速度肯定减慢,下坡时也尽量压着速度不要太快,所以基本上是匀速跑。 跑起来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热,爱琴海的阳光很强,但戴着帽子眼镜还好。汗刚一出来就被风吹干,随时喝水来补充水分特别重要。

 

和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同行 | 雅典马拉松朝圣之旅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雅典马拉松赛道的公里数提示标示)

马拉松大道位于山谷之间,道路二旁种满了橄榄树、松树、桔子树, 每隔一二公里,就是一个小镇。感觉小镇上的男女老少全部出动为选手们加油,很多孩子手里举着橄榄枝,伸出稚嫩的小手和选手们击掌。很多自发的乐队,边跳边唱,气氛非常热烈。

赛道上一大半的人在走,还边走边聊,听他们聊天非常有趣,一个年轻的美国姑娘问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您是第几次跑马拉松?老人轻松的说,“这是我的第26场马拉松”,旁边的跑友都为老人竖起大拇指。 

 

和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同行 | 雅典马拉松朝圣之旅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路边为选手加油的孩子们)

       20公里补给处,我停下来吃了一个能量胶,脚步一停,感觉膝盖有些不适,之前在进行长距离训练时也有这种情况。立刻想起大神JANE对我说,跑步时可以放小步幅、放慢速度,但是一定不要停,因为一旦停下来走就可能再也跑不起来。我立刻抓起一瓶水,用水一边拍打大腿,一边继续跑。之后经过每个水站,我都用水拍打腿部,海风一吹,起到很好的降温舒缓作用。

和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同行 | 雅典马拉松朝圣之旅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32公里后进入雅典市区的平坦赛道)

       25公里处,吃了一颗盐丸,这时碰到6区出发的跑友,一起跑了几分钟,我就独自向前了。

       据说26-28公里是雅典赛道的“绝命坡”,但这条坡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跑过一个个走路的跑友,30公里、31公里、32公里,坡道结束,开始进入雅典市区的平坦赛道。

 

和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同行 | 雅典马拉松朝圣之旅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和古希腊士兵一起跑进白色大理石体育场)

       大神们都说在30-35公里会“撞墙”,我不知道那到底是种怎样的感受,问过很多首马的朋友,有人说想哭,有人说想躺下,有人说想骂人…… 我平静地等待这一刻的到来,不知不觉跑过35公里。我之前训练的最远距离是35公里,这之后会发生什么,完全不知道。每一步都是一片未知。但想想,就当是平时在家里附近跑步,7公里并没那么遥远,而且到目前为止,身体没有任何不适。继续匀速向前。还有3公里就到终点了。我碰到跑团的帅哥天天,他平时速度很快,看来我今天跑的不错。 

和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同行 | 雅典马拉松朝圣之旅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和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同行 | 雅典马拉松朝圣之旅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跑完的选手领取补给和取回存包 秩序井然)

       跑道二侧欢呼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大声用英文喊“你真棒”“马上就到终点了,加油!”选手中有一群人装扮成古希腊士兵,穿着红色战袍金00.色铠甲,手里拿着盾牌长矛,列成方阵一边跑一边用古希腊语大声歌唱。孩子们大声为他们欢呼,连旁边警车里的警察也按喇叭为他们加油。 就这样和古希腊士兵一道,完成42.195 的历程,在欢呼声中跑进白色大理石体育场,这一刻,耳边喧嚣不在,世界只有平静。

 

和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同行 | 雅典马拉松朝圣之旅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我的第一块全程马拉松奖牌)
       雅典马拉松是一次真正的朝圣之旅,把生命中的第一场全马献给最原始的马拉松赛道。跑在公元490年前希腊士兵跑过的马拉松原野,跑在被城市公路赛中被称为最孽赛道上,身边的古希腊士兵歌声唱的铿锵有力,全程手举橄榄枝为跑者加油的孩子们,坡道起起伏伏......没有受伤、没有撞墙、没有眼泪,当跑进120年前举办第一届奥运会的大理石体育场,心中只有愉悦和平静! 5小时4分,我的第一个全马!

 

和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同行 | 雅典马拉松朝圣之旅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雅典是一个时间越久越让人平静的地方。离开的那天上午,雅典交通大罢工,奥巴马来访,没有地铁,各种封路。于是就在附近走走。再次遥看雅典卫城,沿着阿波罗神庙的围墙,漫步在柏拉图和苏格拉底走过的小径,可能因为不是周末,路上没什么人,一片安静。路过古罗马市场时,一位希腊老人坐在地上弹着四弦琴,苍凉的歌声在古老的石柱间飘散,那一刻,我静静的立在3000年的文明之巅,千年沧桑掠过无边荒草一瞬而过,我的眼泪哗的流了下来……。

       坐在离开雅典的飞机上,飞过高耸的奥林匹斯山,飞过智慧女神雅典娜守护过的乡土,忽然想起在希腊国家考古博物馆的奥德赛馆,蓝色海水起伏的屏幕上,一位希腊诗人的诗句:“当你离开希腊时,你的记忆中会留下橄榄枝、葡萄酒,还有爱琴海的阳光……”。

 

      蓬蓬注: 我一直认为马拉松是一件了伟大的田径运动,女生跑马拉松更是了不起;我们合唱团就有几位马拉松高手,曾经为叶慧参加2016年名古屋马拉松比赛而惊喜,如今又有一位朋友来到了田径发源地希腊雅典跑马拉松,就太太了不起了。

 

和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同行 | 雅典马拉松朝圣之旅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刚才我和Lousia聊天,她却漫不经心地说:“循序渐进”,我也懂这个道理,但就是没有长性,曾经想每天走1万步都坚持不了,何况马拉松。其实我觉得,除了恒心,更需要朝圣之心,只有当具备了马拉松精神,那么循序渐进才能达到目标。
        希腊雅典马拉松是世界马拉松之最。
        祝贺Lousia,仰慕你!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