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蓬蓬的博客

放逐心情 游走世界

 
 
 

日志

 
 
关于我

朋友不多,一旦认定,就能成为“后天亲人”, 爱好不多,一旦去学,一定把它学得像真的一样, 耐心不够,一旦遇到喜欢的人和事,就会爆发极大忍耐和激情, 觉悟不高,一旦遇见不公,定会声张正义, 脑子不灵,一旦遇到难题,常能突发奇想,脑经急转弯。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六一班”年夜饭  

2016-02-06 20:34:26|  分类: 同学情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月2日,参加了普通小学六一班年夜饭。六一班是我最重要的同学圈,自从小学同学重逢以后,大家小聚不断。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从去年起,我们每年都有年夜饭,这要感谢卢佩敏(前排右三)和陈向东(后排右六)两位班长,以及邹红(前排左五)等同学的热心操持。你们辛苦了!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陈向东(左二)喝酒就来劲。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你看他左右逢源。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来回敬酒。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同学们都有点担心他。记得有一次,我送他回家,结果第二天他来电说:这天他下车后就倒在了花园里,睡了2个小时,是小区保安发现后,把他搀扶回家。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陆家萍(左一)太有型了,被大家称为毕加索。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汤跃(右)的文艺范儿,可见他和艺术离得不远,他是一位非常棒的摄影爱好者。我问他最近去哪里采风了?他说:刚从漠河回来。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马凤林(左)心态特好,曾经是一位嘉定和金山长途司机,车技就不说了。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女生们就娴静多了。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高伟波(右一)是一家基金公司的老总,看上去就不是那么闹腾。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举手投足都是老板腔调。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凌春(左)是我老邻居,六一聚会的幕后推手。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徐欣本来不知道今天的聚会,是我去嘉定后把她接来的。

      这里要批评陈向东了,因为他认为在群里通知就行,仅仅电话通知了不在群里的同学们。其实,我这天下午还问他几位不在群里的同学是否通知,他才发现张旻等都没有通知到。可见,对于不在群的同学都可以这样无序地通知,那么像徐欣这样在群里的,不看微信的同学更是漏网好多。让很多热爱六一班的同学们遗憾错过这重要的年夜饭。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聚会同时,我们把照片发送至六一群里,引起了海外同学的共鸣。来自澳大利亚墨尔本的金光和来自日本东京的过任(十五夜)最先发来问候。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来自美国芝加哥的牟善暄也送来了问好。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金光去澳洲已经27年啦?够久的,其实对于长期在海外的华人,也许已经习惯过圣诞节了。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大家边看微信,边喝酒。信息时代,微信连着世界每一个角落。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尤文德(左二)是牟善暄的同桌,他告诉我,我去年才知道,暄暄是当年嘉定县委书记的女儿。还告诉我,当年在课堂上移开凳子,让暄暄摔跤的恶作剧。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我立即微信了暄暄。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暄暄说:谢谢尤文德还记得,其实,暄暄只记得,当年尤文德把鼻涕擦在她衣服上。哈哈!农村孩子,调皮着呢。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但如今的尤文德也是六一班一宝,他自信而机灵。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所有酒瓶都跑到他前面了,哈哈!对了,晚餐的白酒由任勇明同学提供。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陈向东酒品好,每次都是不醉不归。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他向徐欣道歉说:以后我第一个通知你,好班长,知错就改。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我带上了三脚架,集体照很重要。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先来一张女生合影。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男生合影。
 

“六一班”年夜饭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非常遗憾,本次仅出席了不到一半的六一班同学,这可不是六一班的风格哦。当然有些确实单位或者家里有事,例如王建平;有的去了国外或者外地,例如逄炜去了美国;有的是没有被通知到,或者是当天通知,已经被安排了的,例如张旻;也许这是周二晚上,很多上班族男生无法赶来,例如王卫。

       我知道,六一班同学都非常热爱这个群体,发起者也不容易,但是如果工作做得再细一点,让更多的同学相聚在一起,就更完美了。
       再次感谢组织者,孩时的故事永远说不完!
  评论这张
 
阅读(5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