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蓬蓬的博客

放逐心情 游走世界

 
 
 

日志

 
 
关于我

朋友不多,一旦认定,就能成为“后天亲人”, 爱好不多,一旦去学,一定把它学得像真的一样, 耐心不够,一旦遇到喜欢的人和事,就会爆发极大忍耐和激情, 觉悟不高,一旦遇见不公,定会声张正义, 脑子不灵,一旦遇到难题,常能突发奇想,脑经急转弯。

网易考拉推荐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2016-06-14 20:30:35|  分类: 观光旅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月31日,在格陵兰岛的第二天,气温7度,海面温度3度。我们的“海精灵号”穿过永恒峡湾,来到了西西米特市(Sisimiut)。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当我们登船后,“海精灵号”一直在行驶中。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这张照片是海精灵团队在最后结束时给到每一位游客优盘中的。昨天我们在Kangerlussuaq 码头上船,今天到1 西西米特这里。北纬 66°56,5’N,西经053°41,0?W。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船三楼的走廊里有一个广告栏,张贴着每天的日程安排和气象预告。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本次因为无法写博客,不用熬夜,让我休息的很好。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我们一早来到了六楼甲板。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朱莉的200长焦永远挂着身上,我因为怕重,没有带上,本次她还特地添置了一个17--35广角镜头,设备够全。而经营摄影器材的小范老师,借给了我一个17—35广角,很好用,谢谢了。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因为昨天没有全副武装,强烈的紫外线把我脸上烙下了格陵兰红,后来我就开始这么恐怖了。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朱莉一直认为不能带墨镜拍照,否则会感觉是盲人。哈哈!旅游也带着眼科医生的职业病。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我们的红衣就是波塞冬发的,几个标志是黏贴上去的。ARCTIC是北极,给懂的人看了。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远处出现一座白色冰山,我们很激动。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这两位的鞋子和外套也相配。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你看看,朱莉还特地把墨镜脱下。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海精灵号”共有六层。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去王总夫妇的五楼豪华套房看看。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有观景阳台。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方便随时拍摄,而我们3楼的房间只有窗户,要清楚拍摄只能到甲板上。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我们每天把行走的路线在地图上标识,弄得像北极探险家似的。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上午9点,大家集中在了3楼会议室。船长和探险队长安雅致欢迎辞。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小管领队特地从上海带来了翻译器,我们通过她的同声翻译,了解会议内容。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全体探险队员和大家见面。 这里有历史学家、地理学家、生物学家、摄影家、音乐家、艺术家、皮划艇运动员等。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金马就是一位历史学家。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这位拿话筒的是俄罗斯人,生物学博士。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安雅讲解了很多注意事项,例如上下船必须是这样互相紧握。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分3步踩在踏板上。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湿登陆是裤管和脚都得踩在水中,所以要穿上防水长靴和雨裤。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休息时间。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去四楼看看。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这里有一个阅览室。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也有好多中文书籍,都是关于南极和北极的。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我们在船上的几天,阅读了很多关于两极的书籍,学到了很多东西。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四楼甲板。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有一个蒸汽浴缸。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往下看,一楼甲板上装载着很多皮艇。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本团中,有很多来自美国和欧洲的老年夫妇。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11点,广播通知到三楼会议室领取长筒雨靴,每人可以根据尺码对号领取。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时刻准备湿身。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丰盛的午餐。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海精灵号团队经常别出心裁,见天气晴朗,就让大家感受阳光午餐。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健身房。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终于可以上岸了。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游船准备靠岸。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西西米特(Sisimiut)是格陵兰第二大城市。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人口5500人。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它也是格陵兰最北的不冻港。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按照英语、德语和俄罗斯语,分成3组游览。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我们被分在了英语组。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沿着河边走。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这里都是石头上的彩色小木屋。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渔村码头。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艺术品商店。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学校。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公共巴士站。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格陵兰岛居住的多是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长着亚裔的脸。据说,因纽特人受自然条件的限制,过去散居在东西海岸地区。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公元870~930年期间,丹麦和挪威的斯堪的纳维亚人来到冰岛定居,人口迅速增长,人们开始寻找新的陆地。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公元986年,几百个冰岛人移居到格陵兰岛的西南地区,他们是第一批来到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居住地的外来人。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以后又有越来越多的冰岛人、丹麦人和挪威人来到这里。在格陵兰岛生活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多是混血人种,所以他们被特别称为“格陵兰人”。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如今世界各地的游客,把这里激活了。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也把我们激活了。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西西米特的雪橇狗比人多。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人和动物和谐相处。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也有这类石头垒砌的造型。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这是因纽特人先辈的住房,就是往地下深挖一下,盖上茅草。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袁老师不像我们喜欢穿发的红外套,他说是:万红丛中一点绿。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终于看见楼房了。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白色墓地。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品尝了这里的冰虾和小鱼干,非常鲜美。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回到船上时,我延迟一天的箱子,在房门口迎接着。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箱子上挂着限时传送(SPECIAL DELIVERY)标识。我立即撕下来给了小管,这可是延迟的证据啊,得给保险公司。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晚上7点,船长举行欢迎酒会。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本船拥有17个国家的人,例如英国、澳大利亚、泰国、爱尔兰、俄罗斯、丹麦、中国、美国、加拿大、秘鲁等。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可惜我们都没有带正装。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船长来自俄罗斯,所以俄罗斯人立即聚到台上和船长合影。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泰国游客也上台了。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我们当然不能落后了。

 
       晚上9点继续开会,回顾今天,展望明天。以后每天都有这样的会议,因为船只航行的速度需要根据风浪大小来确定,得根据情况及时调整作息时间和登陆地。

在格陵兰岛的日子里(二)——西西米特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广播里也会不停地提醒有鲸鱼了,大家可以去甲板观看。可惜等我去看时,已经不见鲸鱼了。(照片来自海精灵摄影师)
 
      是不是很忙碌啊?总之我们听见广播就知道有情况了,还必须准时去开会,犹如参加了一个探险培训班。
  评论这张
 
阅读(8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