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蓬蓬的博客

放逐心情 游走世界

 
 
 

日志

 
 
关于我

朋友不多,一旦认定,就能成为“后天亲人”, 爱好不多,一旦去学,一定把它学得像真的一样, 耐心不够,一旦遇到喜欢的人和事,就会爆发极大忍耐和激情, 觉悟不高,一旦遇见不公,定会声张正义, 脑子不灵,一旦遇到难题,常能突发奇想,脑经急转弯。

网易考拉推荐

告别尊敬的王令愉教授  

2017-11-18 20:21:55|  分类: 人物特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非常尊敬的王令愉教授(朱莉的先生)遗体告别仪式今天在上海西宝兴路殡仪馆举行。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今天当我看到这张照片时,眼泪止不住流。令愉教授怎么会走到这黑框里呢?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发布了讣告:

       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国法国史研究会副会长王令愉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17年11月12日12时50分,在上海长征医院不幸逝世,享年68岁。

       王令愉教授是法国史专家,在世界近代史、西方近代思想史方面均有很高的建树,曾获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学术特等奖。王令瑜一生勤勉、认真,对世界史发展人才培养等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

       遵王令愉教授家属意愿,丧事一切从简。感谢各界人士的关心!

                                                                     特此讣告。

 

                                                                                                               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

                                                                                                                  2017年11月12日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根据家属意愿,不开追悼会,今天的遗体告别仪式在鹤园厅举行。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女儿霜霜和她妈妈朱莉一样坚强。在她爸爸患病过程中,在急救的那十天十夜,她和妈妈一起,24小时不休息。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告别厅庄严肃穆。两旁的词和字是令愉教授的同学和朋友专门题词和撰写。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鹤园厅里摆放着亲朋好友送来的花篮和花圈。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华东师范大学党委书记、令愉教授的同事、学生们都送来了花圈。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我们上海东方女性领导力发展中心也送了花圈。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朱莉的很多朋友都要来送别教授,都被她谢绝了。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我和程真、姚伟立是坚持要来,才获准的。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由于是现场写的挽联,墨迹正好掉在了“痛”字,更使人悲痛。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上午10:30 遗体告别仪式开始。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令愉教授的姐姐(右二)也前来送别弟弟。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来了大约50多位亲朋好友。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因为是亲属的遗体告别,没有单位致悼词环节。令愉教授的女儿王凌霜发言:

      “各位长辈,各位亲友,虽然难过,可我们现在也只能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在这里送别我的爸爸。他在11月12日因病离开了我们,终年68岁。他是一名老师,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就是他一生的工作精神。

       我对他最早的记忆,还在我识字以前。那时候,家里有一辆妈妈每天骑的凤凰牌自行车,可是爸爸有时候也带我悄悄去楼下院子里骑车,把我放在车的后座上,他的两条大长腿一蹬,专门挑下水沟,碎砖头那样不平的路面让车轮子碾过去,颠得我都要腾空起来,高兴得哇哇叫,他也热得一身汗,还要继续找下一条坎坷的小道。今天赶来的各位,可能也挺少见他那么贪玩的样子吧。他的教师的工作,是我上学以后,才慢慢有了认识的。每天,爸爸带我上学、放学,都要穿过华师大的校园。他总是一边给我出算术题,问我七加八等于几,九乘以九又是多少,一边还要跟来来往往碰到的同学、老师打招呼。我都不明白,回家的路也不长,怎么会有这么多熟人呢?有一次,大概是遇到了有段时间没见面的学生,爸爸关心他,问:你现在上了几年级啦?对方答,三年级了,我插嘴说,我也快上三年级了。爸爸后来跟我讲,你是小学生,他是大学生,大学生比小学生要多明白好多事,你也要花点时间,才能长成一个懂事的人。到我十一二岁的时候,他拿《古文观止》给我,陪我读书,第一篇就读了韩愈的《师说》。读到“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的时候,他说,即使本身已经是老师,也要记得追寻道之所存,不能自以为是,停止学习;又读到“巫医乐师百工之人,君子不齿”的时候,他又跟我讲,韩愈这么说,放到现在来看也不对,妈妈就是医生,医生们有一个出名的希波克拉底誓言,说,凡是传授医术的老师,都要尊敬他。可见现在和韩愈所处的时代不完全一样了,只有追随真理,尊敬师长,才是不变的。

       再后来,我也总算又长大了一点,也慢慢明白,爸爸的处世态度和爷爷一样,也继承了爷爷的研究方向。爷爷一直勤奋、崇尚简单的生活,爸爸说“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爷爷的书桌的稿件修修改改好多年,爸爸退休后也总在电脑前整理和爷爷共同的著作。其实,爸爸的写作和翻译大概都不如爷爷那样高产,不过,他教了一辈子书,带过本科生、研究生,也带过初中生、高中生,培养了好多学者、老师和各行各业的人才。他研究历史,也通过一代代学生,把有价值的思想传递到了未来。

       爸爸在病床上的最后两周,不断有学生前来,甚至还有不少人,已经是德高望重的教授、骨干教师,也专程从各地赶来,都说只是为了探望老师。他们主动成立了陪护小组,每天安排人手来医院帮忙。看护病人是十分累心的工作,可这么多学生都从早到晚尽心陪护,分担了我们家属很多工作,令我们非常感动。我想,他应该是一个严于治学、宽以待人的好老师吧?可惜我自己,也只听过他的一堂课,却再也没有机会跟他学习了。”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霜霜说:“最后我想邀请大家阅读由华师大古籍所刘永祥先生撰写、书法家沃兴华挥毫的挽联:

       史述高卢,学界同钦,精博无惭名父子;驾怱缑岭,士林相泣,悲摧来送大罗仙。

       刘老师与爸爸相识,他有深厚的中文功力;沃先生是爸爸的同学,也是知名的创作者。  

       上联“高卢”指法国,爸爸和爷爷逗滞留世界近代史、西方近代思想史研究,也通过培养学生、参与中国法国史研究会等等方式,做了一些普及历史教育、促进学术发展的工作。

       下联用王子晉緱嶺成仙事,切其姓。王令愉曾说自己王氏为太原王氏之后。引用了王子晋在缑岭修道升仙的典故,王子晋是古时候周朝的一位王子,传说也是太原王氏的始祖。相传他经过修炼,最终成为仙人了。大罗仙,超越了时空,获得完全自由的仙人。前者是比喻,后者代指王令愉已成为大罗仙一样的仙人。士林,指知识界,学界的朋友。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霜霜说:“爸爸除了一辈子做学问,也总是善待周围亲友、尊敬师长、关爱晚辈,他朴实、谦虚,一直都是大家口中的可亲、可靠的人。爸爸离开了我们,一定是解脱了痛苦,去了更好的地方。感谢各位亲友,感谢爸爸的同学、同事、学生,在爸爸病重时的尽心照顾,也感谢大家今天汇聚于此,与他告别。亲人的离去总是我们这一生没法避免的事。我与大家分享这些我记忆中的零零星星,总是为了记住,他也不会真的离开我们,他活在我们的记忆深处。

        前路漫长,爸爸的好品德会是一盏永远亮着的灯,提醒我做一个勤勉、谦虚的人,我也会担负起责任,照顾好妈妈,照顾好家人。爸爸,请放心吧。”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朱莉今天非常坚强,泪点低的她,没有嚎啕大哭,她和霜霜眼眶湿润,内心奔涌着泪水。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令愉教授最后昏迷不醒的约10天日子里,她们母女俩一直坚守在病床前。朱莉是医生,为了抢救教授,她动用了很多医疗资源,华师大历史系也想尽一切办法,满足了教授不断输入血小板的需求,长征医院也是全力抢救。实在是教授的病来势凶猛。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亲人送别。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我真的不敢看教授的遗容,因为就在1个月前去他家探望时,他还慢条斯理和我交谈。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我们都很悲痛。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令愉教授是皈依,从玉佛寺请来了陀罗尼经被,上书往生咒,被盖上了。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大家都舍不得地、慢慢地把棺材封住。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在送往火葬场的电梯口前,再次鞠躬送别。

 

告别尊敬的王令瑜教授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朱莉一直在自责,没有把令愉教授的病治愈。她说:如果我早点让他吃重一些的药,如果我不迁就他不愿意看病,如果。。。
        朱莉:我们都觉得,你和霜霜已经尽力了,教授在天之灵应该会感谢你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