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蓬蓬的博客

放逐心情 游走世界

 
 
 

日志

 
 
关于我

朋友不多,一旦认定,就能成为“后天亲人”, 爱好不多,一旦去学,一定把它学得像真的一样, 耐心不够,一旦遇到喜欢的人和事,就会爆发极大忍耐和激情, 觉悟不高,一旦遇见不公,定会声张正义, 脑子不灵,一旦遇到难题,常能突发奇想,脑经急转弯。

网易考拉推荐

王令愉教授追思会  

2017-12-16 20:26:55|  分类: 人物特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参加了令愉教授的追思会。这是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在令愉教授辞世当日就决定的。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走进华师大闵行校区人文楼5303会议室,大屏幕上由华东师范大学古籍研究所戴扬本教授策划、刘永祥教授撰写,由书法家沃兴华先生挥毫的挽联:“史述高卢,学界同钦,精博无惭名父子;驾怱缑岭,士林相泣,悲摧来送大罗仙。”

       我驻足凝望了令愉教授的遗像许久。心念:教授,好久不见了。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令愉教授的姐姐、朱莉及女儿霜霜等亲属出席了今天的追思会。而更多的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令愉教授的同学、同事和学生们。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本次追思会由华师大历史系世界史学科带头人,大夏书院院长沐涛主持。华师大党委书记童世骏原来也来参会,但后来有事情,未能前来,他准备的发言稿由肖琦朗读。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朱莉代表家属首先发言:

尊敬的华东师大领导、历史系各位老师、王令愉的各位同学以及亲朋好友们:

我的先生王令愉35天前即2017年11月12日辞-世,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在他患病期间及病-故之后,我们收到包括殷-一-璀主任、华师大童世骏书记、历史系各位领导、法国史研究会的端-木-美、王加丰等各位领导、王令愉敬重的恩师陈崇武老师、还有林火、郭海良、沈坚等老同事,以及项翔、戴扬本、严林祥、王钢、宋妍、周纪平等老同学,王佳芬、蓬蓬、吴明玲、程真等等好朋友,从89级到最近几年的好几代学生的慰问、关心、陪伴,也收到来自各方的唁电、唁函;在此请允许我代表王令愉的家属向今天出席及不能出席的所有关心他的人致以深深的谢忱。另外要感谢追思会筹备小组的孟钟捷、李炜菁、肖琦、李凤华等各位老师为王令愉花心思、花精力筹办的这场追思会。

王令愉是在2016年6月学校安排的健康体检中偶然发现白细胞减少和肝功能异常,因为当时没有任何症状,我们只是每2个月复查一次血象。到2016年12月时白细胞下降到2.4(正常值3.5),肝功能检验异常加重。后来经过多方求医,并进行了两次化疗,给王令愉的精神打-击很大,以后复查时医生让他住院化疗他坚决排斥,所以选择在家口服化疗药物,也确实收到良好效果,血中各项指标一度全部正常,血液科医生认为化疗药物可以减量,没有料到,减量后仅一周疾病反弹,同时出现了发烧。10月31日急诊入住长征医院血液科,连续4天持续高烧在39-40°,继而转入昏-迷,这时血液中红细胞、白细胞、血小板这些指标几乎都检查不到了,情况非常危-险。

在历史系各位领导的关心和帮助下,上海中心血站保证了血源的供给,可是白细胞、血小板、红细胞这些指标都升不起来,最后合并严重肺部感染,血尿、便血、全身皮下出血、可疑颅内出血。尽管长征医院医护人员提供了最合适的救治方案,尽了最大的努力,然而无力回天。在昏迷了一周后于11月12日中午12时50分停止了心跳。

这么多天来,我一直在自责,作为医生,我救治了无数的病人,为什么就留不住你…… 。

我们没有任何思想准备下,他就这样突然离开了我们,在家养病期间我们还设计安排了他病愈后的休养计划,打算再次到他一直留恋的法国走走,然而他没有给我们留下一句话就这样走了……。所幸的是在他昏迷前他告诉我,他和他妈妈在一起,他们到了昆明,一起采花,一起吃饭,他还要做个报告,还要完成法国大革命史的下卷……我相信那时他的灵魂已经是轻松自在的了。 

在王令愉病危昏迷期间,他的学生刘桂海组织了陪护群,田润、盛文沁、张智、肖琦、朱伟明、魏国琳、秦凤、王芙蓉、李伟、陈渊等等同学们,与我们家属一起承担了许多护理的工作,还有专程从外地赶来的同学,陪护到很晚都不愿离开。看到他受到那么多学生的爱戴,我们都非常感动。在他昏迷期间很多同学、学生来探望他,在他耳边说话,我经常看到王令愉是留下眼泪的,他一定还有太多对这个世界的不舍……

作为老师,王令愉是成功的,他曾经带教的学生们如今各个学有所长,有的也承担着重要的社会角色,在各自的岗位上都做出了不平凡的事迹,王令愉应该是深感欣慰的。        

另外,我们要特别向戴扬本老师致谢。我向他求助,希望帮王令愉准备挽联,于是戴老师邀请了古籍所刘永祥先生撰写,又邀请了书法家沃兴华先生挥毫。 

 

王令愉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令愉教授的女儿王凌霜缅怀父亲:

爸爸出生在1949年9月28日,去世之前一个多月才过了68岁生日。虽然短暂,不过他度过了有价值的一生。  

他是一名教历史的老师。1977年的高考改变了很多人命运,对于他来说也是这样,他离开了上海火柴厂、考进了华师大,进入历史系,后来又陆续考上了世界近代史的研究生,博士研究生,主要的课题是法国史。 

在他一生大部分的时间里,他都是老师。他在华师大历史系的工作,主要指导本科生和研究生,爸爸也在华师大二附中和进华中学,给中学生上过历史课,他还曾经接受过上海市教育考试院的任务,参与过高考历史卷的命题、审题这一类的工作。  

他的心里总是记挂着学生。学生交的大大小小的作业、答的考卷,他都花时间批阅,甚至一个错别字、一个用错的标点符号他都要划出来;学生们写文章、找工作、或者要继续深造,他愿意提供帮助,想着尽量为学生铺设好坦途;这些事情,对于一个老师,可以说是本份了,也没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不过,碰上学生生病了、搬家了、结婚了、生娃娃要起名字了,这些事他也样样都放在心上,认认真真地操办。我觉得,我的爸爸和他的学生,和现在流行把老师喊成老板的那样关系,挺不一样。他和学生之间互相关心互相信任,就像是对自己的家人一样。  

爸爸从事历史学的教学和研究,并是不容易的事。古人说,文章是“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法国大革命史:1789 - 1794>这本书是爷爷和爸爸两个人合力完成的,在2007年出版。我不知道这本书的编写前后耗费了多少年,只记得我还是小学生的时候,爷爷的书桌上就有这书的稿子、修修改改、打了好多补丁。做科学研究,是要花些时间、下一些苦功夫的,爸爸不喜欢浅薄、浮夸的风气,不喜欢把文章著作当成换取名利的筹码,而是视作对教育的奉献。下卷<1794 - 1815>,爸爸大约从十多年前就开始写作了,直到今年上半年,因为治病影响了体力和心力才搁笔。 

在教学之外,他最喜欢有意思的字画,挂历纸上的印刷品都要装裱起来挂在家里、他也喜欢听戏,过年的时候要去天蟾戏院听一出四郎探母。我和妈妈有时候笑他酸溜溜,他也不改其乐。  

他经常找认识的艺术家写副字、画幅画、刻个章子,花时间来慢慢欣赏。他给自己的书房起名“两知轩”,用的是“知足知不足”这个意思。后来又起了一个名字,叫做“浣心山房”,自称浣心山房主人。我以前问他,怎么别的房间都没名字,你的书房怎么还要两个名字呢。他说,因为这两个名字意思都很好,就都用了。为人处事上,他也确实这样做的,他正直,善良,不与人争。所以,喜欢与他交往的人,脾气秉性也差不多是这样的。 

2012年,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参与了玉佛寺主办的慈善医疗活动。我们一起到了西藏,一路上经历高原反应导致的气喘、头疼,藏区 的食物味道也单调,还要翻山越岭地从林芝赶路到拉萨的医院。这里有几个小朋友已经准备好接受治疗。小朋友们的眼疾有不同的情况,但是在开展慈善医疗活动之前,因为贫穷也因为西部地区的医疗技术有限,今后恐怕要准备一辈子生活在没有光彩的世界里。  

我的妈妈是眼科医生,我和爸爸是作为志愿者来帮忙。我们在手术室门外陪伴着小朋友的家长、在最揪心的时刻分担他们的紧张;我们安慰手术后的小朋友,鼓励他们忍住治疗带来的暂时的疼痛,我们把从上海带来的训练视力用的教具送给拉萨盲校的老师,教会他们练习的方法。我的爸爸信奉佛教,是皈依的居士。这一点,他不太对外人说起,认为修行主要在心里,过于聒噪是没有益处的。爸爸参加这样的医疗活动,既是为了陪伴妈妈,路上相互照应,也是践行慈悲、对不一样的群体加以关注。 

其实在2011年之后,爸爸和妈妈一起还去了不少地方。他自己开玩笑说“万卷书不一定读完了,万里路大约是走了不少”。事实上,在爷爷奶奶去世前,一直是爸爸服侍他们的生活起居。两位老人都享有期颐之寿,晚年的生活安稳也健康,这是和爸爸寸步不离的照料分不开的。爸爸的家庭观念,就是“一家人齐齐整整最为重要”。所以,是在料理好他们的后事之后,爸爸才能放心地出门,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他接受巴黎人文之家邀请在法国驻留,去了茫茫的戈壁重走古丝绸之路,他还去了国内国外等等好多地方,可以说这是他最自由的几年。 

因为患病的关系,爸爸在最近一年里迅速地衰老和消瘦了。我现在终于知道,人老了之后,会变得有多么脆弱、多么胆小和焦躁。我和我的爸爸,坦白来说相处起来并不总是容易的,很多时候我们对事情的看法并不一致,他对待家人态度,也不如对待外人那样轻松和宽容。要想和平相处,我也要消耗许多耐心和忍让。但我有一根弦,总是越绷越紧,我越来越不敢惹他生气伤心,越来越希望他健康快乐,我希望跟爸爸再一起度过一些开心的日子。可是来不及。 

爸爸是在昏迷中去世的。血液科的病房里生离死别并不罕见,每天都有人徘徊在生死边缘,总是听得到有人小声地哭泣,也会有人精神崩溃、忽然哭号起来。在这样的地方,“愿世界对你温柔以待”之类的鸡汤没有人信,因为死亡总是不分青红皂白地带走他想带的人。  

德国的诗人席勒说,真正的价值并不在人生的舞台上,而在我们扮演的角色中。今天我们在这里追忆我的爸爸,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呢?他曾经是一个负责任的老师、一个认真的学者、一个可信赖的朋友、一个好丈夫、好爸爸,一个值得被记住的人。  

 

王令愉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华师大历史系主任孟钟捷(发言者)代表历史系缅怀了令愉教授。他说:今后华东师大历史系会将王令愉教授及其父亲王养冲先生的法国史与思想史在学术界继续发扬光大,并承诺尽力于明年出版《王令愉先生文集》和《陈崇武先生文集》,将王令愉教授未完成的工作继续完成。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今天到会的大约有200人。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有大约20人发言。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令愉教授是法国史研究会副会长,今天名誉会长端木美也来了。她说,王令愉教授对中国法国史研究会的贡献非常重大,他的逝世对研究会而言是无法弥补的损失。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中国法国史研究会会长、浙江大学历史系教授沈坚(中),为令愉教授在法国史研究中作出的突出贡献予以了赞颂。

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许平回忆与王令愉教授的过往,评价“王令愉老师是真君子,真正的精神贵族。从容优雅,朴实敦厚,谦和认真,尊重他者,乐于助人,担当责任,内心纯净,很真实,不世故,不做作,不矫情。”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王钢是令愉教授的大学同学,谈了和教授一起的求学之路。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吕一民也是一位法国历史的研究者。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王加丰,令愉教授的同窗好友,现为浙江师范大学教授。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华东师范大学古籍研究所研究员戴扬本。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房鑫亮,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史学理论及史学史教授,历史文献学博士生导师。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令愉教授的发小周纪平讲述了怎么和令愉教授从小在华师大新村一起长大,并成为一辈子的朋友。

他说:从5岁起就与王先生相识,63年的友情,对于他的离世感到非常痛心。好朋友不在了、可以无话不说的人不在了。但是我们最后还会见面的,我会来看你。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真感人。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王佳芬代表朱莉的朋友们也前来参会。她在教授患病期间也曾到家探望,一直非常关心教授的病情,在教授去世后,到朱莉家问候吊唁。今天她带来了姐妹们的问候:

    我们都是令愉教授的太太朱莉所在的中国ShEO合唱团闺蜜好友。我们爱朱莉医生,也因为朱莉对令愉教授的尊重和仰慕令我们对令愉教授充满敬重和爱戴。2017年令愉生病期间我们陪伴朱莉随着令愉教授病情的起伏变化一起担忧一起祈祷一起祝福,9月份我和蓬蓬到家里探望他时,那天他感觉特别好,声音洪亮,脸色红润,与往常一样和我们谈生活谈健康。就像我们和朱莉令愉教授一起在冬天游武夷山,夏天游英国。在武夷山的禅茶之旅,令愉教授才思敏捷,朱莉主动抱着我小孙子威琏过山涧溪流,不慎摔倒,令愉教授一边安慰朱莉一边鼓励痛哭的小威琏勇敢坚强。有他在,我们的英国之行英伦风情谈古论今,旅途多了很多历史感和现代感,再多的学术问题都问不到他;有很多个春节蓬蓬和朱莉夫妇一起在异国他乡听着令愉教授的故事愉悦度过。令愉聪明敏捷看蓬蓬的博客过目不忘,经常会在博客和电话里与蓬蓬讨论文字表达的准确和修改文字标点符号。
    令愉儒雅、学识风范,在数年前我们有幸听过令愉教授讲过一堂欧洲史,从英国光荣革命到法国大革命,真是深入浅出,智慧非凡。让我们对历史产生了真正的探究学习的兴趣。他治学严谨,在资料上听说有波斯人的后裔在泰州,就找到朱莉的好友泰州眼科医院张勤,张勤夫妇陪着令愉找到村庄80岁的佴姓爷爷,也去了佴姓家族的墓。令愉教授既使生病期间他始终幽默风趣,是大家的学识也是平等平和的人品。我们很欣慰令愉教授的精神和学养被他的学生和孩子继承了,他书稿里的智慧也将绵延惠泽以后的学人们,他拥有朱莉这样的贤妻良母为伴侣,有凌霜这样聪慧阳光的女儿,还被无数的学生朋友亲人所爱戴,尊敬的令愉老师得诸佛菩萨慈悲接引,往生西方净土世界,在莲花中绽放至善的生命。安息吧令愉教授!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与会者无不为失去这么一位德高望重的大教授感到惋惜。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上海市考试院历史学科秘书顾春梅说:令愉教授是每年高考出题的人,他严谨的治学态度,使得每年历史高考题目非常成功。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朱莉的好朋友吴明玲也作了发言,她后来告诉我:来时想好着不哭的,可是忍不住啊。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令愉教授的研究生代表盛文沁发言。我看见学生们做的PPT中有一段教授在讲台上的视频,太珍贵了。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下面的学生哭成了一片。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令愉教授的姐姐最后代表家属作答谢,她说,我是在法国出生的,比弟弟大11岁,原来以为是我走在他前面,结果。。。原来说好着明年一起去法国看看小时候住过的地方,现在成为了遗憾。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今天朱莉的很多好友来参加了追思会,戴勤他们特地从泰州赶来。解放的到来,给了朱莉很大的力量。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会后还有很多人提醒朱莉,以后有何困难尽管说。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蓬莉姚天真”如今难得齐聚。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合唱团姐妹们。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今天,华师大历史系为参会者准备了一份珍贵的纪念册。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册子里有很多令愉教授和同学们、同事们的老照片,以及怀念令愉教授的文章。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还制作了两张明信片。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这张照片我很熟悉,是我们一起去嘉定紫藤公园游玩时拍摄的。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明信片背面还盖有令愉教授的图章。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今天参会让我领教了历史系教授们的渊博智慧,了不起的文人墨客们。同时也对令愉教授有了新的认识,他的渊博知识和低调为人,令我敬佩和爱戴。
   

王令瑜教授追思会 - peng-peng-hi - 蓬蓬的博客

       我们“蓬友好声影”团长程波(右一)在追思会上即兴写下的诗句,代表了我们大家的心声。

       追思蓬友之魂---王令愉

       心不停的痛,

       泪不止的流,

       追思往昔梦伴游。

       令诏声影魂,

       愉沁蓬友心,

       点点滴滴在心头。

       瓢泼风雨落,

       时空宇宙吼,

       祈天祷地净灵守。

 

      天堂多保重,

      人间不舍走,

      两世相约仍为友。

      思您、想您、怀您、念您,

      好大哥,好姐夫,好师长,好蓬友。

      再见了,无论未来的时光您在哪个世界里都多多保重。保佑大姐和霜霜一生平安,凝聚蓬友们紧紧相拥着快乐生活向前走。

       伤感于王令愉教授追思会2017年12月16日。       

  评论这张
 
阅读(86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